您好,欢迎访问李小线博客!登录后台查看权限
  • 欢迎来到李小线个人博客,如果喜欢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网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距离我的生日还有:

好心情,是一种素养

网络精选 Emily 2019-04-27 99 次浏览 0个评论


感悟  


心情不是人的全部,

却能左右人的全部。

心情好,什么都好;

心情不好,一切都乱了。



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,

而是输给了心情。

而好心情,其实是种素养。

它告诫我们,

人生有好多事,

其实可以不必做。


不去抱怨,

笑看花开是一种好心情,

静看花落也是种好境界。

人生无尽的悲欢离合,

不过是不同的心路。

有遇见,就有分别;

有惊喜,就有遗憾。

与其抱怨,不如祝愿。



不去失望,

人一生的际遇,都不是偶然。

命运其实就在我们心中,

 灿烂抑或愤懑,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翻棺盗尸的人,在这世上有个称呼,盗墓贼——

  我叫吴小二,十八岁的我却不在高校,而是在一处无人知晓的地下古墓。

  我们一行人顶着矿灯帽,走在漆黑的地下甬道,周围的风声像是死人的哀嚎。

  尽管戴着看似结实的矿灯帽,但我还是觉得一股凉气擦过我的头皮,使我的头皮发麻。

  看着长长的甬道,我不知道那甬道过后的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,就这样走着。

  老人常告诉我,这世上不会有走不到的尽头,而我们的行话确实这世上不会有走不完的甬道。

  果然,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堵墙,砌墙的石头和周边甬道的墙壁颜色明显深了许多,就连我这刚刚入行的毛头小子都知道,这墙是用来阻绝人的。

  这样的设计在当时是防止盗墓贼进入的最好设计,可是现如今科技发达的世界里,已经算不上什么了。

  漆黑的甬道多出了活人的声音,我站在一边看着其他人从包里掏出零部件,在安装一个我叫不上名字的仪器,据说这是专门找人设计的盗洞仪器,几秒就可以做出一个洞。

  和我一行人中,有一个人好像很懂,一直是他安排人怎么做。人多力量大,一个仪器没几分钟就被安完,接着矿灯的灯光,我看清了那仪器的模样。

  一个三脚架支撑着地面,上面放置着表盘,表盘表面是玻璃做的,里刻都都是英文,我一个没上学的人来说,就是天文。

  但还是看到那表盘前有一个兵乓球大的孔,对准着那堵封墓墙,我很好奇没有电没有发动机,这东西是怎么用的,就故意凑近去看。

  因为我之前站在一边,围观只能站在后面,而围观的人个头都比我高点,没看清那人到底是怎么操作的。

  只听到了仪器咯咯颤抖,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对面的墙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炸开,一人高一人宽的洞口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  其他人见到洞口打开,都是急忙的收拾东西进洞,但却没把那仪器带走,我身上没有背什么包,故意押尾走到了仪器边,发现仪器已经冒起了烟,应该是报废了。

  时间宝贵,没容我仔细研究,就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,让我赶紧跟上,为了倪补时间的损失,我只好跑步跟上。

  穿过洞口时,我才发现原来这封墓墙还挺厚,估摸着得有成人手掌伸长那么厚了。

  而封墓墙对面的世界,让我感觉来错了地方,竟然还是一条甬道,按照常理甬道穿过应该是到耳室了。怎么还是甬道这个问题在队伍里传开,大家都是副疑云密布的样子。

  我在心里骂了十几遍当时设计墓的人,但我们之间还是有明白人,说着墓一定是个大肉墓,所谓的大肉墓在我们这里就是这墓很好,能捞不少钱的意思。

  明白人又说一般墓造特殊的,就说明这墓主人地位显赫,穷人家哪里会造的出呢,除非是闲的蛋疼的。

  大家都认为明白人说的很有道理,都对这个墓充满了向往,可我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听说是个大肉墓,谁都不想耽搁下来,继续顺着甬道走着,这次的甬道和直前的甬道有了很大区别,但看建筑材料来说,银白的石砌比之前的青石砌得好多了。

  看着整齐的排排银石,随着我们前进的步伐,上面竟然出现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。

  其他人都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走着,我也只好没有仔细去看,反正也看不懂。

  这个甬道没有比直前的甬道长,感觉没走几步就来到了尽头,视野瞬时变大,一个巨大的房间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  房间的高打宽阔超出了我的想象,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墓室,里面只停了一个黑色棺椁,而周边却是遍地的金色冥器。

  除了我以外,其他人都疯狂了,他们冲进墓室里,手捧着成堆金色冥器,个个都是副掉入金钱窟样子。

  身为盗墓贼的我竟然没有被金钱所诱惑,这我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,环视着四周,最后我的目光落在了那中央的黑色棺椁。

  灯光晃的厉害,我不得不眨眼,眨眼的瞬间我好像看到了棺椁动了下。

  见到这一幕,我吓得差点摔倒,但揉揉眼睛再看,那棺椁没有一点动的迹象。

  心境宽的我拍着胸脯安慰自己看错了,事实却再次打击了我,那棺椁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炸开,吓得所有人都停下了手边的财物。

  棺椁被打开,一个金色的棺材露出,大家都是互相看着,站在原地不敢动,这样僵持了许久那棺材也没有什么动静,这时有人出了口长气,棺材盖缓缓右扯,最后砸在地上。

  只见一道黑气从里面吐出,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:“不好,这墓脏,有家伙的都给我套出来!”

  我的眼前却突然黑了,只听到其他人的惨叫声,自己吓得回头就跑,对于我这种不爱运动的人来说,竟然一口气竟然跑出了墓,上了我们之前从上面打得盗坑。

  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,应该是在夜间,周围都是直直如天的古树。

  这样疯狂的逃跑,我累得坐在盗坑边喘息着,一抹额头都是冷汗,这时一只沾满鲜血的手从坑里面伸出,体力消耗完的我根本站不起来,只好接着两手,蹭着地向后撤。

  坑里传来一人哭哑的声音:“别动那个墓——”说完,那只血手迅速被什么东西拉回了墓里。

  我吓得惊醒坐起,眼前的书桌衣柜,我知道自己又做了那个噩梦,从小我就做着这个噩梦,自己每次都到那句别动那个墓时吓醒。

  擦干了额头的冷汗,我埋怨着自己是做了什么孽,好好的下墓干嘛。

  “少爷,下来吃饭啦——”这时我家的老保姆喊我下楼。

  回了句马上,我就整理洗漱,穿好衣服走出了自己的卧室。

  因为我的家族是在北方的大家族,所以住的是洋房别墅,也因为我的父母常年不在家出去应酬的关系,他们给我找了个老保姆照顾我起居。


都是你内心的图景。

你满怀希望,它就给你希望;

你总是失望,它就给你失望。

与其失望,不如期望。


不去追逐,

刻意的想要得到,

总是少了些恣意与洒脱。

多余的荣耀与勋章,

往往成为生命的负累。

多了,你这么过;

少了,你依旧这么活。

与其追逐,不如满足。



不去计较,

走过的一生,都是故事。

而故事只应用作欣赏,

不应成为纠缠。

得之,幸也;失之,命也。

与其计较,不如受教。


人生这场盛宴,

真正让人铭记的,

不是到口的美味,

而是萦绕在心的滋味;

人生真正需要准备的,

不是昂贵的茶,

而是喝茶的心情。



好心情其实是种素养,

不抱怨、不失望、

不追逐、不计较。

万事在心,

这份素养,

得自己常备于心。

……

已有 99 位网友参与,快来吐槽:

发表评论

Music